您的位置:

首页> 暴力虐待> 被迫连续性高潮(六)- 走了狼,来了虎

被迫连续性高潮(六)- 走了狼,来了虎 - 被迫连续性高潮(六)- 走了狼,来了虎

被迫连续性高潮(六)- 走了狼,来了
前情提要:我被处男子强用他的大阳具给强力的一轮猛奸之后,自己快速的达到高潮。随后,子强也在我高潮的阴道里射出他的处男精液,我一时无力的张开着大腿,而一旁的小孟则看的津津有味,说:「真爽,屄洞还真能存淫水,被男生干完,都还能流出这幺多阴精水来!」说完还伸手进去我小穴里面抠着!
这时候的小穴,其实,也还在高潮中,极为敏感,一点点轻轻的动作,都会极大的刺激!小孟这样一抠,我不禁叫了起来:「喔…别摸它,小穴现在很刺激,轻一点,小穴很敏感,别乱抠它,唉哟、唉哟…」
小孟听我这幺一叫,原本只是抠我的小穴的手指,反而变本加厉的像代替鸡巴一样的抽插起来,阴道里面的精液被抽插的,都成了泡泡状,从小穴里流出来。
我大概是被灌了春药的关係,原本应该是高潮后极敏感的刺激感,一时,反而又觉得舒服起来,顿时又感觉到小穴被姦淫的快感!
于是我叫说:「喔…,小孟你好坏喔,人家姐姐的小穴又舒服起来了,你赶快也把你硬鸡巴插进来吧!快点,姐姐还想要,喔…今天让你们这对同性恋都一起爽一次女人的屄屄吧,喔…」
小孟看了我跟子强做爱的活春宫秀之后,儘管他是男同性恋,这时也性致大发,一听我还想要,二话不说,也压在我身上,就把他的小鸡巴顺着洞口都是充满淫水的穴口,直接插入我小穴当中,虽然一点也不温柔,不过,小穴这时候已经充分被插过,粗鲁一点反而更刺激。
虽然被插入,但我感觉小穴只有一点点充塞感,就听小孟说:「果然是淫蕩的姐姐,没有两个男生同时搞你的屄,还真的没办法满足你,喔,屄里面有男生的精液,真滑、搞起来真舒服…」说完便抽动着屁股,把硬鸡巴往我小穴里抽插起来!
我边挨插边说:「姐姐也舒服起来了,人家小穴好舒服、好痒,你插快一点,人家好像又快要高潮了,都是你们喂人家春药的关係啦,害人家一直想连续要,泄了又想要泄,喔…插快点,姐姐小穴好痒…」
「隐藏限制通过,感谢您对作者的支持!」
小孟的鸡巴虽小,但是我的小穴这时却很敏感,被小鸡巴抽插着,仍感觉很舒服,虽然没有被子强那样的大鸡巴插时,有种涨撑式的强迫性高潮。
被小孟的小鸡巴插屄洞,仍有搔到痒处的舒服感,虽然不能马上高潮,却可以让我的性高潮维持在高原区不墬!一直享受敏感的刺激感。
这时,我突然感觉体力似乎有些恢复,不再是软手软脚的,感觉迷药的效果已经渐渐消效了。但是春药的效果,却反而更加强大,有了体力,反而让我的小穴深处更痒,阴蒂更肿,只更想要做爱!
而我这时也突然想到,上次被小孟的小鸡巴搞到高潮,是因为他的鸡巴虽小,不过却有些下向弯曲,刚好当时我们以狗趴式做爱,弯曲的龟头刚好抠着我小穴的G 点,才让我如癡如醉。
而这次小孟搞我,却是用正常体位,正常体位时,鸡巴插入小穴里,弯曲的阴茎却刚好是抠着相反的方向,抠不到女生阴道深处G 点的痒处!
这时的我已经顾不了甚幺羞耻心了,于是我伸手抱着正在插穴的小孟说:「小孟看你干的那幺辛苦,我们来换换体位好不好,换姐姐在上面,你在下面只要躺着就好了,换姐姐用小穴干你的鸡巴,嗯…好不好嘛?」
小孟听了正纳闷,他应该觉得我这时不是还在半昏迷状态中吗?怎幺会有体力主客易位的用坐骑式呢?殊不知,刚刚的一阵高潮之后,反而让我的精神奋起,不但性慾大涨,连体力也跟着好起来了!
我看他不答话,二话不说,便抱着他,在床上转个一圈,立马变成,我在上他在下的坐骑式做爱方式了!我感觉他的鸡巴仍在我阴道里面,这样一来,我就变成主动的角色,他便成被动的角色了,我便能在做爱时,掌控到他的鸡巴,让他的鸡巴抠到我小穴的痒处!
我一坐骑到他的身上,感觉鸡巴还在我阴道体内,而且硬度也够,在慾望驱使之下,我便前后、上下的开始摇动自己的屁股起来!由于是我自己主动,所以,次次都能搔到我G 点的痒处,就像一根按摩棒似的!
我边用小穴套动男生的阴茎、边舒服的不自主叫出来说:「啊…好棒、好爽喔!啊…姐姐小穴里面好爽…好爽…」
小孟也跟着叫出来说:「我也好爽,原来还是被人干,比较爽,喔…我天生就是欠人干,原来我是被人干…才会爽,我的鸡巴在媚儿姐你的屄里面,也是被干的硬梆梆的,不会再软掉了,喔…被干真是爽呀!啊…」
子强听到我们两人的对话,在旁边都忍不住的偷笑起来。
我跟小孟主客易位之后,反而两人都觉得舒服,原来小孟已经习惯在做爱时,处于被动享受的角色。他是属于同性恋0 号角色,做爱时需要被男生肏屁眼才会爽,所以,在认知上,要被对方肏才会爽,体质比较跟女生的相像。
这也难怪,每次做爱时,他的鸡巴插入小穴后,动不动都会阳痿,就是因为他以往做爱时,不是跟女生做,而是跟男生做爱,是被动的享受被肏的乐趣。与现在我主动用小穴套动他的小鸡巴,让他的小鸡巴在我小穴里面磨擦我的阴道,有同样的效果,小孟自然感觉很爽,我感觉到他的小鸡巴果然越来越硬,一点也没有软掉的迹象!
硬鸡巴在我小穴里面抖动着,也让我感觉到舒服,我叫说:「喔…小孟你的小鸡巴,在姐姐屄屄里面,越来越硬了,花心被龟头越抠越舒服,喔…继续硬下去,让媚儿姐的小穴也泄阴精,浇在你的龟头上面吧!用热阴精浇在你的龟头上,让你也爽一下,喔…姐姐的鸡掰好爽、好爽…你的小鸡巴好硬,喔…」
小孟也呻吟似的说:「喔…我也很爽,原来我也可以跟女生做爱呀!只要被女生肏就可以了,我的鸡巴也是被干的很舒服,喔…姐姐你继续干我,把我乾死吧,把我的小鸡巴坐断都没关係,快点用你的屄干人家的鸡巴,喔…人家好爽…」
一旁已经射精了一次的子强,一边休息一边旁观看我们姐弟两人的做爱活春宫,虽然有些另类,姐姐用小穴肏着弟弟的小鸡巴,但是,也令他性趣大发!
小孟果然具有女性特质的男生,这时候,也发现子强的兴緻高涨!于是他边被我肏边说:「子强哥哥呀!我的小鸡巴被肏的好舒服喔!刚刚你射精过的屄,现在在肏我的小鸡巴,你忌不忌妒呀!你看到你的两个性伴侣,一个是被你肏屁屁的弟弟,一个是刚刚被你肏过屄的姐姐,两人在搞乱伦关係,你看了会不会兴奋呀!喔…,你一直看人家被肏,人家好爽喔…姐姐继续用小穴肏我的小鸡巴,肏给人家的男朋友看吧,喔!真爽!」
子强看了活春宫,虽然刚射精完,休息了十多分钟后,却也跟着兴奋起来的说:「真是爽喔!看你们两个人搞,就好像看两个女人在搞一样,我鸡巴不知不觉的又硬起来了!」
我闻声一看,果然看到休息了十几分钟的子强,果然大鸡巴又高高耸起,我不禁惊讶说:「天呀!你们年轻人真行,才刚刚射精软掉,怎幺才十几分钟而已,又硬了起来,再照这样下去,姐姐今天晚上,可能会被你们两人给轮姦到屄屄烂掉!」
小孟听言也一看子强的鸡巴硬了起来,高兴的说:「真好!子强今天的表现很勇猛喔!赶快过来,让我吃一下你的大鸡巴,人家好久没舔男朋友的大鸡巴了,好怀念喔!赶快过来让我吃!」
子强闻声,便挺着他那根大鸡巴走到小孟面前,这时候我看到了最诡异的画面,我看到了,小孟二话不说,便张口含住了子强的阳具,吸吮他的龟头起来,男生替男生口交,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的画面,果然很令人震惊!
这对于许多男生而言,或许是很难接受的画面,但是,对于也曾经跟闺中密友曾经互相慰藉玩女生彼此的身体的我而言。小孟吸吮子强的阴茎的画面,在震惊过后,反而让我更加兴奋起来。因为我也曾经被闺中密友美茹给吸过乳头、舔过小穴,甚至,被她弄到高潮连连。这与男性做爱有着极大的不同。
跟男性做爱,总是舒服中也会夹着痛苦,不管再温柔的男生,跟他们做爱,总是只让我在舒服痛苦夹杂中高潮泄身。但是,被同性的美茹逗弄身体,几乎就可以只有纯粹的舒服而已,能在很舒服中高潮、泄身,甚至高潮连连,这正是因为同性总是比异性更了解彼此的生理构造。
小孟舔了子强的龟头约二分钟后,子强笑说:「小孟你的口技退步喽,都不会舔我的睪丸蛋蛋,你应该知道我那里被舔,会很爽的!」
我看了两个男生在我面前口交,看了也已经兴緻大发,这时自强一说,我不等小孟反应,先说:「我看今天就让你享齐人之福好了,让姐姐来舔你的睪丸袋,吸你的睪丸,让小孟继续吸你的阴茎,让你享受一下两个地方都被吸的爽快乐趣吧!」
说完,我不等他们点头,便主动的靠过去,舔起子强的睪丸袋,顺便左一颗、右一颗,轮流吸吮着他的睪丸。
子强大概从来没有被两个人一起舔弄过他的阳具过,这下子,爽的快翻过白眼过来,叫说:「爽、爽、爽,这就是享受齐人之福呀!我的鸡巴真是太爽了!
喔…」
由于我嘴巴跟小孟太过接近,有时候,还会碰在一起,碰在一起时,我乾脆就直接与小孟接吻起来,甚至,我们也会换手,换成我舔子强的阴茎,而小孟则舔起子强的睪丸!就看子强的阳具,被我们两个人舔的青筋暴起,一付粗大的模样,很难想像这根阴茎,刚刚才在我子宫里设精、软掉过,这时却如同换了一个人的阳具似的!
而子强的手也没闲着,他边享受鸡巴被两个人舔的服务,双手也顺势摸着我的双乳,捏着我的奶头、掐着乳房玩弄着!
我乳头被捏着又麻又涨,叫说:「唉哟!你们两个小男生真坏!一个用鸡巴插人家的小穴,一个则趁机捏人家胸部,女人的秘密处都被你们玩遍了,想把姐姐给搞死呀!喔…不过,还真舒服…」
多幺淫蕩的3P画面呀!小孟和我的私处正在交媾着,而子强挺着大鸡巴,也被我们两人的嘴巴给舔着、吸着,子强还伸手摸着我的乳房,大家都在享受着性交的愉悦!
子强一听我这样说,笑说:「也就是摸一下乳房而已嘛!哪里算玩遍女人的秘密处,媚儿姐你还有更秘密的地方,我们都还没碰哩!」
我一听,感觉奇怪,便问说:「女生不就是三点不露吗?小穴跟乳房这三点已经是女生的秘密处了呀!喔…小穴和奶头…都好爽…」
子强听我这样说,不再答话,反而推开了我和小孟,笑淫淫的走到我跟小孟的侧边!边用嘴亲着我的背边说:「女生除了三点之外,当然还有其它的秘密之处喽,就是第四点!」
子强才说完,我顿时感觉背部极为舒服搔痒,因为我在小孟身上,用小穴套动着他的阳具,身体自然要一上一下的动作着,而子强却在我背上亲吻了起来,顿时就感觉好像是一条热呼呼的?液,在我背后上下的蠕动着。
我感觉到被两面夹击的快感,呻吟似的叫出来说:「喔…好舒服,小穴被小孟的鸡巴搞着,背部又被子强舔着,舒服死了,喔…好痒、好痒…哈…」我不禁又叫又笑了起来!而用小穴套动小孟的动作,却不自觉的更加快了起来!,我呻吟说:「喔…小穴被撞的好爽,喔…」
说完,我感觉子强的舌头像热热的蠕虫一般,仍继续的往我背后滑了下去,不一会儿时间,就感觉舌头已经舔到我腰部位置,仍继续往我臀部位置滑下去,让我感觉更痒…
我边扭动腰部,东躲西躲的边叫说:「喔…好痒,姐姐的腰好痒,嘻…,你们还真会捉弄人,嘻…」
小孟和子强两人听我这幺一叫,都笑说:「才碰到腰就痒,那幺等一下不是更痒了…」
我一听便觉得不妙,惊问说:「还有哪里会更更痒的?嘻…好痒…别再乱碰了,嘻…」
子强的舌头仍继续往我背部下滑,不多时,终于舔到让我最感觉到羞耻的地方,那就是我的一张一合的屁眼,但是他们两人却一点也不在意。
子强的舌头更是定格在那里,就让我自己用小穴在套动小孟小鸡巴,也同时搔痒着那里敏感的地方。我终于知道子强说的「第四点」是哪里了,那就是我的屁眼!
我的小穴塞了一根阳具,这时候,屁眼居然还被另一个男生给舔着,两种感觉一起侵袭来,真会让人销魂欲死。
我叫说:「你们这些同性恋的男生,花招还真多,这样子搞姐姐,姐姐会被你们搞死的!喔…人家的屁眼痒死了,喔…又痒又爽的,好奇怪喔!」

我一次被两个男生同时刺激着下体两个敏感的地方,小穴里塞了一根小阳具,而屁眼上更是被子强的舌头给舔着。又痒又爽的感觉,同时夹击着我的下体!
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双重刺激,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强烈又羞耻的快感!
我舒服到不禁乱叫说:「好厉害了!爽死人了,真是羞死人了,哪有这样搞人的,又插人家小穴,又舔人家屁屁的洞,人家害羞死了,女人的私密处都让你们一起玩弄了,喔…痒死了…两个洞都舒服死了,喔…真是害臊!」
子强边舔我屁眼边说:「媚儿姐,现在知道敏感的第四点,在哪里了吗?舔那里,很舒服吗?」
我喘着气回答说:「知道了,知道了,舒服…舒服,前面的洞在爽,后面的洞又在痒,真是会搞死人了,你们哪想出这幺多鬼主意,来搞姐姐呀!」
这时候,小孟也说话了,他说:「子强就是这招利害,我以前第一次就是被他这样又舔又弄得,最后才卸下心防,让他鸡姦肛交成功的。媚儿姐姐,这下你知道子强的利害了吧!要不要也叫子强肛交你一次呀!保準你爽的叫爹叫娘的!
呵…」
我用小穴套动着小孟的小鸡巴,已经感觉很舒服了,又加上每次套动一下,就会感觉到屁眼被热乎呼、粘搭搭的舌头舔一下,甚至钻了一下,感觉屁眼没有夹紧,都会被他舌头钻进去。这样的双重享受让我的子宫深处,不自主的抽搐着,感觉淫水源源不断的分泌出来!屁眼也一张一合的不自主夹缩着!
一听要子强那幺大根的鸡巴插入我的屁眼里,屁眼说不準,会被他给插裂了,赶紧摇头说:「我才不敢哩!那幺大根的鸡巴,插入姐姐的穴里,都把姐姐的穴给撑坏了,还让它差进屁眼里,岂不是要闹人命了,不要…不要…」
子强边舔我屁眼边笑说:「哈…媚儿姐,你的屁屁好像很怕痒耶!舔一下就缩一下,缩个不停!真好玩,不小心,我的舌头都会被你的屁眼给夹到耶!」
我红着脸急忙说:「还说哩!都是你的舌头乱钻,人家只好拚命夹紧屁眼,别让你钻进来!丢脸死了,喔…」
我被双重刺激着,才一会儿时间,就感觉又快要高潮了,便叫说:「不行了,不行了,姐姐被你们两个小鬼头,这样搞,又快要泄身、泄阴精了,喔…小孟的小鸡巴在人家小穴里,越来越烫了,人家子宫花心都要麻掉了,喔…屄屄舒服…姐姐快要高潮了,要泄了!嗯…」说完,我自己便加快动作,就像骑快马一样,在小孟身上一上一下的跳动着,拚命的套动着小穴里的鸡巴,感觉阴道里面就是一根热热的铁棍一般,柔软的阴道被烫的越来越酥麻!
就在我感觉快要高潮,快要泄出女人阴精的时候。这时候,躺着享受的小孟,突然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我,不让我再继续套动下去!
小孟抱着我的身体淫笑说:「我偏不让姐姐那幺快高潮,谁不知道你的屄一高潮,就会喷出热热的淫汁,阴道还会夹鸡巴,夹的紧紧的,男生的鸡巴在里面,想不射精都不行,这次偏要让你难过一下。」
我正要高潮,却被阻止,自然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急说:「姐姐的小穴高潮了,你也会爽到,有什幺不好,赶快放开我的身体,让我套动一下」,虽然我身体被抱着,但我感觉屁股还是有空间活动,于是说完,我仍抖动我的腰,带动我的屁股上下抖动,也让小穴继续套动着小孟的阳具。
但是,这时候,却突然感到屁眼一阵刺痛,有种被突破插入的感觉,顿时大惊,回头一看,发现子强不知何时,已经在他手指上涂上润滑膏,而且趁我不注意时,用手指戳进了我的屁眼里面!
虽然我也已经被男友给肛交过,但是,一次两个穴,同时被戳入的刺激,我还是第一遭感受到,感觉小穴热呼呼的、湿淋淋的,肛门却是火辣辣、乾乾的,我惊慌的大叫说:「天呀!子强你该不会也想要肛交姐姐吧!女生有屄屄可以让你们插,今天让你们轮流干人家的屄屄好了,别一起上好吗!你那根太大了,姐姐怕屁眼受不了,喔…别又插一根手指进去…喔…」子强不待我说完,又趁着润滑液的滑度,戳进了第二根手指进入我的屁眼里面,我感觉整个屁眼都是火辣辣的!
子强淫笑说:「其实,今天我们就是想让媚儿姐,尝尝个两穴同时被插入的感觉了,这是女人才能享受的福利喔。我平常都是插男生的屁眼,早就腻了!没什幺意思,今天换口味,刚刚已经搞过女人的屄了。这次换换口味,再搞搞女生的屁眼,让我感觉女人的屁眼有什幺不同,也让你享受一下,女生两个穴同时一起被插入,达到高潮的快感,那才叫过瘾,你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气,才能同时享受两穴同时被插入的快感,还不感激我们,哈…」说完,居然抽出了手指。
我顿时缓了一口气,说:「对嘛!姐姐被你们下了春药,已经是你们的囊中物了,小穴今天特别痒,今晚应该让你们的鸡巴轮流奸它,我想还可以应付,就别弄人家的后门了,啊…子强,你怎幺…啊…」
话还没说完,子强居然骑到我背上来了,把我跟小孟两人都压在他的身下,而且还从背后,抱着我的身体。
这时的我,被两个男生熊抱着,自然一动也不能动,我惊慌大叫说:「子强你要干什幺!」
子强淫笑说:「自然是干你的屁眼喽!放心!刚刚都已经润滑过了,这时候再大的鸡巴都插得进去的!」
这时候的我,高潮早就被惊吓的消失无蹤了,敏感处全都转移至屁眼上,就感觉屁眼洞口,有根比小穴里还大上一倍的肉柱,正用力的顶进来!我自然拚命夹紧不让他顶进,但是由于洞口已经被润滑膏润滑过,大肉柱仍是轻易的戳开了屁眼的洞口,我感觉屁眼都已经涨到快要裂开了,却丝毫未感觉到,已经被肉柱戳入的感觉!
天呀!若是换做是男友的阳具的话,这时候,早就已经整根阳具戳入屁眼里面了。这时候感觉屁眼都快要裂开了,却未感觉阳具的戳入!
我被戳的惊慌大叫说:「痛…痛死人了,屁眼都快要裂开了,怎幺还没戳进去呀!别再戳了,屁眼会裂开的!呀…好痛喔!」
子强才不理会我的叫声,仍继续用阳具缓慢戳进我持续扩大的屁眼中,我感觉就像是被一根红通通的铁柱给戳进去一样的难受,又热又辣,甚至感觉屁眼都已经裂开了!
这时候,换小孟说话了,他说:「媚儿姐别担心了,子强哥哥的鸡巴,的确很吓人,我刚被他鸡姦时,都以为屁眼已经裂开了,痛的要死。但是,戳进去久了之后,反而,会喜欢上这种SIZE的感觉!」
小孟说完,自己主动挺进小穴里面的小鸡巴,让我的小穴深处又开始痒了起来,不知不觉转移了一点肛门痛楚的焦点。我很想应和小孟的挺进,跟着他蠕动我的腰,但是,我一动,就感觉肛门又是一阵裂开的痛楚,让我只能乖乖的一动也不动!
我喘气呻吟着说:「喔…姐姐快死了,真是好像同时在天堂与地狱,小穴又痒又舒服,屁眼却被大阳具肏的,感觉都裂开了,痛死人了,比第一次被开苞还痛,喔…」
子强笑说:「媚儿姐别乱想,你的屁眼可是好好的,一点都没裂开,你看整根阳具都已经全部吞进去了,还不是好好的!不过,你的屁眼还真的紧,比男生的更紧,鸡巴戳进去还真的很舒服哩!」
我都一直感觉屁眼痛到好像裂开而已,却没想到,子强已经在这个时候,把阳具整根戳进我体内了,我不信的,反手摸了摸自己的屁眼,果然摸到子强的身体已经全部贴合着我的屁股上。
也摸到自己下体的两个洞,同时被男人两根硬阳具给分别插入,让我有种很淫靡的淫蕩感!我终于也尝到被两个男人同时两穴插入了呀!
两个男生这时候,很有默契的休息一下,让我花一点时间适应两根阳具,同时插我两个穴的充塞感。他们一人一手的捏着我的乳房,女生乳房的柔软触感,是男同性恋唯一享受不到的性爱感受。我被他们夹在中间,根本就动弹不得,只能任由他们玩弄着我的乳房。
过了一会儿,子强终于开始动了起来,我感觉到屁眼像是被火辣的粗铁条给来回捅着一般,我痛的叫出来说:「好痛…好痛,屁股好痛,好像被铁条捅着,好不舒服」
但是子强似乎不管我的感受,仍抱着我的背部,持续在我屁眼里抽插着他的大鸡巴,他舒服的叫说:「姐姐的屁眼好像没被男生给搞过的样子,感觉真紧,好像小孟第一次被我开苞时一样紧,喔…真爽」
而小孟这时候,也说话了起来,他说:「喔…子强的大鸡巴真有威力,我的小鸡巴在媚儿姐的屄里,虽然隔层皮,都能感觉它的抽动,好像它在摩擦我的小鸡巴一样,喔…真爽,喔…没想到子强你干媚儿姐的屁眼,也能让我爽,喔…用力继续干它,就用你的大龟头,来戳我的鸡巴吧,喔,真不错…」。
我这时感觉小穴里面小孟的鸡巴又更硬了起来。果然是男同性恋,小孟他对男人的刺激的敏感性,远胜过女生小穴的温柔感。
小孟这时候,也同样挺着小阳具往我小穴里戳着。两个男人隔着我屁眼与小穴的皮肤,互相抽插着我的两个穴。
我更感觉到,他们两人似乎暧昧的同时要用鸡巴顶到对方的龟头。藉着搞我的两个穴的动作,其实,是在互相慰藉着彼此的鸡巴,就好像他们两个人隔个我的肉体,在我体内在幽会一样。这种感觉似乎好像我只是他们两人的性玩具而已。
不过,心理上虽然如此,但他们幽会受刺激最舒服的却是我小穴。我被他们两根鸡巴,一进一出的同时刺激着,又辣又舒服。
这时小穴被小鸡巴干的舒服感,也渐渐的也传导至屁眼上,原本的火辣感,渐渐便成一种酥麻的刺激感,我渐渐感觉了两个穴都开始舒服了起来,我呻吟的叫说:「喔…姐姐的两个洞开始舒服起来了,你们两个好变态喔,一直联合的用鸡巴戳着姐姐的两个小穴,让姐姐太舒服了,都快要升天了喔…姐姐第一次被男人搞的这幺舒服,喔…以后…。上瘾了怎幺办,喔…又要高潮了,喔…姐姐要爽死了,喔…」
大概是二穴同时被插入的紧张感,让我持续在一种兴奋状态,快感更是来的好快,才被插几分钟而已,快感却说来就来。
一下子,我就感觉小穴里面的花心似乎被小孟的小鸡巴给戳开了似的,花心一阵无法自持的鬆弛掉,里面感觉又泄出了一阵阵的热粘液出来。
我呻吟的叫说:「喔…姐姐泄了…喔…姐姐又泄了…」,阴道与屁眼也不自主的配合花心的泄液而跟着收缩起来。
两个男生同时感受我两个穴的收缩力道,也叫了起来,子强说:「喔…屁眼缩的好用力,喔…都快要不能动了,鸡巴被夹的好爽喔,喔…好爽喔…」
小孟也说:「我这边的屄也是,又紧又烫的,太爽了,喔…不好,我也忍不住了,人家也要射了,喔…」,小孟一说完,也跟着我泄出阴液的同时,我也感觉他的阳具在我阴道里面一涨一涨的收缩着,想必也是跟着射精出来了。
我知道小孟也达到高潮,而射精了。
我们三个人3P,两个人同时达到高潮,小孟和我由于太过刺激的高潮,高潮后,都像一条死鱼躺着不动。
唯有子强的大鸡巴仍在我屁眼里面努力抽插着。后来,子强看我和小孟都没反应,也没了兴緻,便把大鸡巴从我屁眼上抽了出来。
当大鸡巴从我屁眼上抽出来时,小孟的小鸡巴也已经射精完,在我小穴里面像一条死蛇一样,也跟着滑了出来,带出了好多粘液,一起从我小穴中流出来。
我顿时觉得两个小穴都突然空虚了起来,好像灵魂也跟着飘走似的难受。
小孟仍躺在床上,后来,我跟子强两人先后进入浴室里面冲洗,我看到自强的大鸡巴仍是坚挺着里,大概是春药的关係,让我很快又兴奋起来,于是又在浴缸室里跟子强做了一次,这次我两个洞被他轮流插着大鸡巴,让我感觉从未有的刺激感。
最后,我在浴室里又达到两次高潮,他也在我第二次高潮时,在我小穴里,深深的射了一次精液。一滴都没剩的,全部灌入我花心深处。
子强不断的抚摸着我的身体,缠绵难以割捨,我看见他,看我的眼神,似乎感觉他已经爱上跟我做爱的感觉,而我似乎也被他这根大鸡巴给吸引住了,因为它比男友的正常鸡巴,还更令人销魂!我想以后若有机会,可能偶而会跟他偷情一下,也是不错的,只是一想到,两个穴都要被他搞,又辣又刺激的一直高潮,还是挺累人的。
我从浴室出来时,人都快要累昏了,只想躺着昏死过去,这时候,手机突然传来简讯,简讯上写着「亲爱的,假日不能让我陪你,想死你了,我这就开车过去接你,我们找家汽车旅馆大战三百回合!做到天昏地暗,想必你也已经想死我了吧,等我一下,我马上到喔」
天呀!我低头看看我红肿的小穴和屁眼,我想今晚,我可是会被这几个大小男人,给接力赛似的轮流干到死了。
(完)